• 搜索
    >
    >
    >
    生态意识:当代文学的新向度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贵州吉龙生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清镇市卫城镇龙井村(三联乳业养殖基地)
    邮编:550028  联系电话:0851-86901563 传真:0851-86901563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黔ICP备1000289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贵阳

    行业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贵阳市观山湖区黔灵山路 世纪金源财富中心C栋708室
    生产基地:贵州省贵阳市清镇市卫城镇龙井村(三联乳业养殖基地)
    电  话:0851-86901563
    传  真:0851-86901563
    邮  编:550028
    邮  箱:qianlongest@163.com

    资讯详情

    生态意识:当代文学的新向度

    分类:
    行业资讯
    作者:
    来源:
    浏览量

      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当前时代这样占有如此丰富的物质财富,没有哪个时代拥有如此先进的科学技术而且正一日千里地迅猛发展,没有哪个时代如此体验着人口爆炸的现实,也没有哪个时代如此经历着内在精神的极度溃败与大自然的全面告急。全球气温升高、气候反常、臭氧层空洞、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植被退化、物种锐减、垃圾泛滥等均是生态全面告急的征兆与表现,生命与周围环境之间几十亿年里慢慢形成的完美联系正在被现代人全面彻底地损伤着,有些后果已经昭然若揭,有些只是初露端倪。若要在这颗美丽而脆弱的蓝色星球继续存在下去,人类文明若要可持续地发展下去,建立全人类的生态意识就迫不及待,文学也必须接受生态意识的浸润,实现看护大地的功能。我们必须认识到自然界万事万物是一个有机联系的完整整体,人必须尊重自然,敬畏生命。

      中国当代文学生态意识的觉醒

      这种生态意识给陷于迷茫与困顿的现代人展示了人类文明可能的新方向。非常让人欣慰的是,当前中国文学已经慢慢地显现出了这种生态意识。首先,一些作家非常关注生态环境的惨遭破坏,书写生态灾难时流露出难能可贵的生态意识。作家徐刚堪称代表,他对我国的森林、江河、湖海、土地等各种生态环境问题广泛涉猎,视野宏阔,笔锋犀利,忧愤深广,尤其是《守望家园》、《长江传》、《绿色宣言》等长篇报告文学具有经典性。陈桂棣的《淮河的警告》,李青松的《最后的种群》、《遥远的虎啸》,哲夫的《长江生态报告》、《黄河生态报告》等报告文学都是生态忧患之作,具有振聋发聩之效。

      其次,一些作家对各种自然生命怀有生态同情,细致入微地描摹多姿多彩的生命姿态,反思了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的局限。张炜的短篇小说《三想》对树、狼、人的心理描摹还原了自然界生命间隐秘的联系与彼此友好的情谊。贾平凹的《怀念狼》、姜戎的《狼图腾》、郭雪波的《大漠狼孩》等小说都超越了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展示了人与自然生命之间不能损毁的生态关联。在生态意识的潜移默化下,当前中国文学中的动物形象显示出摆脱了人的道德伦理化后的华美风采。

      再次,许多作家以生态意识为依据展开了非常彻底的现代文明批判。张炜在小说《九月寓言》和散文《融入野地》中都为逝去的野地灵性哀婉不已,对建立在对大自然的暴力征服之上的现代文明激烈批判。迟子建在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中对现代文明轰毁了鄂温克人的自然生活表现出温婉哀伤的批判。诗人于坚常常远离现代都市文明,漫游云南大地,寻觅着大自然残存的诗意。散文作家苇岸更是通过对大地上的各种事情精细观察,寻觅着自然的隐秘节律对抗着现代文明的机械化与标准化。

      “三原则”引导作家对人与自然关系的书写

      如果深入考察当前中国文学中的生态意识,我们可以发现三个基本原则隐隐地引导着作家对人与自然关系的书写,即尊重自然生态,建构生态自我和追寻生态境界。虽说刚开始像徐刚等作家对生态环境灾难的关注往往从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出发,以对人的利益的损害来批判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后来慢慢地转变为从自然生态本身的价值出发来看待现代人的病态行为。作家尊重自然生态,充分展示自然生态的内在价值,对那些总是为了人类一点小利就不惜大规模毁坏自然生态的行为持严厉的批判态度。当然,建构生态自我是作家更为关心的事情。作家意识到,人若仅限于狭隘的小我,并把这种小我的利益上升到绝对地位,就会陷入迷途;而当他能冲出狭隘小我,把自我认同于所有生命,从生态高度上来重建自我时,人就能获得自我的解放,进入生态自我阶段。作家徐刚曾说:“我们不得不走向孤独。每砍伐一棵树,就增加一分孤独;每捕杀一只野生动物,便使这种孤独以滴血的方式更加深刻。”当作家能意识到这种孤独时,他就已经是从生态自我来审视世界了。郭雪波在小说《沙葬》中就通过云灯喇嘛这个神异的人物展示了生态自我的理想形态。而追寻生态境界则是作家的终极目标。所谓生态境界,是指人体验到与自然万物的大生命融为一体、主客不分、大化流行、生机盎然的境界,这是生命意义最终圆满的境界。像张炜所宣称的那种融入野地后的存在状态也就是生态境界的展示。

      生态文学的意义与使命:净化人性,看护大地

      生态意识对当前中国文学写作的意义是深远的。首先,生态意识促使作家更及时地关注当前中国最为迫切的生态环境问题,让他们获得一度丧失的现实感。其次,生态意识为中国作家提供了一种更为阔大更为合理的价值观,使他们有可能进一步反思人类文明和人性现实。再次,生态意识第一次使中国作家能够如此真切地展示大自然的本来面貌。

      著名作家劳伦斯曾说:“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就会发现,我们的人生是要实现我们自身与周围充满生机的宇宙之间的纯洁关系而存在的。”当前中国生态文学的使命之一就是努力引领人们走出工业主义、消费主义的市场取向的世界观与人生观,以生态意识为引导,恢复人们对自然的敏感与兴趣,净化人性,看护大地。

    关键词:

    新闻分类